手机人民网 军事>重磅推荐

喀喇昆仑,女军人勇爬天线塔

2019-05-02 09:29 解放军报  作者:张冀燕

离开喀喇昆仑已经几十年了,可每当想起那段峥嵘岁月,心里从不觉得苦,反而会泛起一丝美好,为自己把青春献给祖国边陲军营而自豪。

1968年10月,我从空军地空导弹学院毕业,和另一位战友李清被分配到新疆和田,成为驻守在此的雷达部队第一批女兵。

初到和田,我们首先要适应的,就是大漠深处干燥少雨、沙尘肆虐的天气,有时夜里刮大风,半夜睡着了总感觉嘴里有东西,早上起来一抹嘴才发现,嘴里有沙土,真应了那句当地俗语:“和田人民真辛苦,一天要吃二两土,白天不够晚上补?!?/p>

面对艰苦环境,我告诉自己,在这里自己不仅是一个女人,更是一名军人。在喀喇昆仑,军人没有男女之别。

有一年,部队要抽调人员上高山连队进行装备年度维护,我主动要求参加。很多战友说那里比和田还要艰苦百倍,劝我不要上去,这反倒激起了性格要强的我挑战自己的决心。

我们出发没多久,头顶上一大片乌云黑沉沉地压了过来,这可是暴风雪要来的前奏?!班健币徽蠹贝俚纳谝舸?,只听到连值班员大声呼喊:“同志们,保住雷达就是保卫祖国,赶快抢救天线!”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我已经抢先一步,跨上梯子登上了天线塔。下面的战士们都瞪大了眼睛,指着我喊:“这不是那个女雷达技师吗?怎么让她上去了?”我顾不上那么多,只想着要在狂风暴雪中紧紧抓牢天线。

离开喀喇昆仑已经几十年了,可每当想起那段峥嵘岁月,心里从不觉得苦,反而会泛起一丝美好,为自己把青春献给祖国边陲军营而自豪。

1968年10月,我从空军地空导弹学院毕业,和另一位战友李清被分配到新疆和田,成为驻守在此的雷达部队第一批女兵。

初到和田,我们首先要适应的,就是大漠深处干燥少雨、沙尘肆虐的天气,有时夜里刮大风,半夜睡着了总感觉嘴里有东西,早上起来一抹嘴才发现,嘴里有沙土,真应了那句当地俗语:“和田人民真辛苦,一天要吃二两土,白天不够晚上补?!?/p>

面对艰苦环境,我告诉自己,在这里自己不仅是一个女人,更是一名军人。在喀喇昆仑,军人没有男女之别。

有一年,部队要抽调人员上高山连队进行装备年度维护,我主动要求参加。很多战友说那里比和田还要艰苦百倍,劝我不要上去,这反倒激起了性格要强的我挑战自己的决心。

我们出发没多久,头顶上一大片乌云黑沉沉地压了过来,这可是暴风雪要来的前奏?!班健币徽蠹贝俚纳谝舸?,只听到连值班员大声呼喊:“同志们,保住雷达就是保卫祖国,赶快抢救天线!”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我已经抢先一步,跨上梯子登上了天线塔。下面的战士们都瞪大了眼睛,指着我喊:“这不是那个女雷达技师吗?怎么让她上去了?”我顾不上那么多,只想着要在狂风暴雪中紧紧抓牢天线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风雪终于停了下来,我的手指却几乎冻僵了,第二天患上了严重感冒,起不来床。不一会,一名小战士给我送来一个苹果。我心里嘀咕,这个季节山上连新鲜蔬菜都吃不上,怎么会有苹果?连队指导员告诉我,大雪封山前,山下送来过冬物资,除了新鲜蔬菜外,还有两筐红红的苹果,每人分到了两个。不少战士几个月没有见过水果,很快就把苹果吃的连核都不剩,但那个小战士把苹果收了起来,说要留到最需要的时候吃。我这才明白,被自己吃掉的苹果竟然如此珍贵,感动之余也不免有些心酸,就盼着自己快点好起来,做好维护工作来报答战友的深情厚谊。

多年以后,战友相聚,依旧会乐此不疲地提起往事,讲到我这个在海拔5000多米的雷达阵地抢着爬天线塔的女兵。(尚宗昌整理)

(责任编辑:谭滢)
分享到:

查看全部评论

精彩推荐

VGS视讯厅酒店_VGS视讯厅官网_VGS视讯厅首页 微信钱包银行储蓄| 汤姆克鲁斯| 致命女人| ig首发名单| 废柴老爸| iG晋级八强| 黄山| 甲骨文联合ceo去世| 瓦努阿图群岛地震| b站|